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张一元

时时彩1960奖金平台:主题: 老沈 文:杨健棣

  • 若冰羽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论坛总管理员论坛总管理员
  • 阅读:61002
  • 回复:3
  • 发表于:2017/8/10 14:21:5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肃宁社区。

重庆时时彩平台出租 www.9atar.cn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老沈  文:杨健棣


         临时设立的公安检查站旁边是个生产家用电器的小厂子。厂子虽小,却也像模像样,大机关、大企业该有的那些发挥职能的部门应有尽有,这其中当然少不了门卫室。老沈就是这小厂子门卫室里唯一的门卫。

       初来检查站报到的那天晩上,我窝了一肚子火气。连日的暴雨毁坏了村里的线路,停电让空调成了摆列。自从结束了长达六、七年的打工生涯,考入县公安局之后,我越来越注重自己的生活质量了,特别是这些年我养成了夏天盖着被子吹空调睡觉的习惯。整个人懒懒地窝在一床薄被里头,一任凉爽的微风吹拂在脸上,那个舒坦劲儿、熨帖劲儿简直没办法形容。突然停电,让难挨的溽热把我折磨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烦躁不安。我接二连三给电力局我认识的一个领导发微信,打探并催促抢修线路的事,但直到我走出家里门开车来检查站上岗,电依然没来。大雨是停了,但头顶上的乌云还没有散尽,丝丝缕缕的云絮绞缠住个灰白的月亮,像两个你揪住我头发,我攥牢你手腕子的娘们儿,起来、坐下的扭打在一处,竟在漆黑的天空中折腾出老大一块儿明亮来。

        警车停在离门卫室十米开外的马路边上,我弯腰从警车里拿装备时,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看我?;赝?,门卫室的窗玻璃上映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男人的剪影。我看不清那人的脸,却感觉从门卫室里投射到自己脸上、身上来的灯光明亮而又柔和。

        第二天早上4点来钟,门卫室的门开了,一个干瘦的老头儿拎着个水壶从屋里出来,径直走到警车旁边,招呼我们喝水。我嘴里说着谢谢,把手里握着的空水杯朝他伸过去,蒸腾开来的热汽里,我瞄了他一眼,核桃皮样的一张老脸上,一双眼睛一只细长,另一只从眼窝往外伸展到半路时,被肥厚的眼皮蛮横地遮了一下,这样一双一大一小的眼睛让我心里抖地一颤,险些儿弄洒了水杯里他刚刚给注满的热水。我坚定地认为这样的一双眼睛曾经在自己的旧日时光的某个??间闪现,却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路上执勤时,总感觉背后那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透过不远处门卫室的玻璃窗在盯着我看,白花花的太阳光洒得满世界都是,这种感觉让我莫名的焦躁,却又有所期待。这期间村里的线路修好了,晚间能够吹着空调睡觉,睡眠质量当然就好。心情也就爽朗了很多。听同事叫那门卫老沈,待他再从门卫室里走过来时,我也老沈、老沈的招呼他。

        有一天,在马路对过执勤的我远远望见老沈出了门卫室,走出小厂子的铁栅栏门,绕过警车,穿过马路,越走越快,直直奔我而来。他走得慌乱,走得跌跌撞撞。我盯着他,一只手下意识地按在腰间的伸缩警棍上。他到跟前儿了,一脑门子的热汗,脸跟脖子憋得通红,连那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都有了血色。他嗫嚅着,声音有些颤抖,他说,我琢磨了好几天了,你特别像我二十多年前认识的一个人?也姓杨。我问,谁?他瘪着两片薄薄的嘴唇,没有回答我,固执地沿着他自已的思路一路说下去,他的嘴不知怎么一下子变得灵活起来:你是不是在保定市的留史镇打过零工?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留着披肩长发?你是不是特别爱看书?你年轻时是不是腰里总别着一把铜鞘的蒙古刀?……

        我几乎没办法插嘴打断他,任由他一迭连声的说下去。其实,当他提到留史的时候,我已记起来老沈是跟我当年一起干过零活的一个工友,同时也记起来第一次看见那一大一小两只眼睛时的情景。当年在留史打零工时,不是每天都能找上活儿。没活儿干的的日子里,大家就眼睛直勾勾盯着街上来往穿行的大小车辆,坐在街边上等雇主来叫。有时候一坐就会干巴巴坐上一整天。困了,身子底下铺个纸壳子或者化肥袋子,就势一躺,倒头便睡。疾驰而过的车辆翻卷起来的烟尘弥漫过来,扑落在我们这些人的头上、脸上、身体上,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手来去拍打一下,任由那灰尘落了又落,一层又一层。有年夏天,也是赶上没活儿干。

          正晌午我在街边儿的小摊儿吃了碗拉面,之后走回等活儿的那个街角儿,烈日当空,脚板底下的凉鞋烫得脚生疼。我想寻个荫凉的地方睡一觉。抬眼望去,街边背阴的台阶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走了两三个来回,望见一个略宽点儿的台阶上还有个能容一个人躺下的地方,可那个台阶靠墙的地方早躺着一个人了,只是那个人太过瘦瘪,才让那个台阶空出来的地方看起来很显眼。我凑了过去。脸朝里躺着的那个人或许是睡觉很轻或许他压根儿就没有睡着,就在我刚刚在那个台阶上坐下来时,那个人把头转了过来。我看到了那一大一小两只眼睛,并讨好地接住了从那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里向我投来的软软的目光。然后,就又看见了他咧开来的、笑起来的嘴巴。他笑起来时,一脸的土渣子纷纷坠落,一个嘴角儿上粘着一小块儿湿泥巴,随着他的笑抖动着,似落非落。他一只手撑地,把整个身子弓了起来。另一只手快速伸去身子底下把对折着的纸壳子打开,这样他身子的旁边儿空出来的台阶就被纸壳子遮住了。他往里挪了挪身子,伸出手来很响地拍了拍身边的纸壳子。他说,睡会儿吧,睡醒了,说不定活儿就来了!我挨着他躺了下去。那个响午我没一丝睡意,躺在自己身边这个人粘在嘴角儿的那块泥巴总在我脑子里打转转,这让我有一种把他的身子扳过来,帮他擦掉的冲动。

        我换班休息、我吃饭,老沈都会凑过来讲我们当年在留史打工的趣事,桩桩件件里都有我的身影,竟有好些是我早已忘死了的,经他一讲,又逐渐清晰了起来。老沈帮我从记忆的长河中打捞起来这么多的陈年旧事,我打心里感激他,就想着跟他亲近,于是问他我们从留史分开后,他去了哪里?活得怎样?他却只是眯着那一双一大一小的眼睛笑,庄稼人就瞎胡混呗!整天仨饱一个倒,心里头不存事儿,挺知足!挺好!哪像你,啧啧啧……

        之后,老沈时不时会盯着我瞅上老半天,然后嘴里发出那种“啧啧啧”的感叹。我却不以为然。

        检查站撤的时候,老沈帮着我们收拾马路上的锥筒。他悄悄走到我身边,低声说,我想求你个事儿。我又看见了他憋红了的脸和脖子。我说,你说吧老沈,只要我能办到。他说,我在城里也不认得什么人,我想留你个手机号,万一家里有什么事我可以找你。我爽快的答应了,等我让他拿手机存我的号码时,他告诉我他没有手机。老沈说完就急急地往门卫室里跑,他拿来了一支圆珠笔和他一本小厂子的出入登记册。

        我把登记册平铺在警车的后备箱上,紧握着那只圆珠笔,一笔一划,郑重其事地写下了我的名字和手机号。这是好多年来,我第一次写我名字没用那种我习惯的,为之得意的,其实连我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要那么写的花体。
  
  • 若冰羽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论坛总管理员论坛总管理员
  • 发表于:2017/8/10 14:33:36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感情真挚,希望肃宁人顶起来,转发起来~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 肃宁县双振杂技艺术学
  • 发表于:2017/8/10 21:58:52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杂技你值得学习
  
  • 平安人寿
  • 发表于:2017/11/19 15:41:18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银行贷款] 信用贷款
交费3年以上的寿险保单,或者已经交费一年的还款房贷。
电话/微信:13131767620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7qO9tfOifhxvKTje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8-08-23
  • 438| 520| 299| 400| 505| 209| 369| 69| 502| 984|